文言汉语网 - 文言实词|文言虚词|古汉语常用字大全|古诗、诗经、宋词|文言文名篇翻译!

当前位置: 文言汉语网 > 文言文名篇 > 初中文言文 > 文章正文
时间:2013-01-16 13:03 年代:唐/ 作者:柳宗元/ 分类: 初中文言文/ 发表评论/ 浏览
始得西山宴游记(柳宗元)/:原文: 自余为僇(lù)人,居是州,恒惴(zhuì)栗(lì)。其隙(xì)也,则施施(yíyí)而行,漫漫而游,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到则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意有所极,梦亦同


作者简介

  柳宗元

  (773—819)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和政治家,唐宋八大家之首。字子厚。祖籍河东(今山西永济)。唐代宗大历八年(773年)出生于京都长安(今陕西西安)。与韩愈共同倡导唐代古文运动,并称“韩柳”。与刘禹锡并称“刘柳”。王维、孟浩然、韦应物与之并称“王孟韦柳”。世称柳河东或柳柳州。少有才名,早有大志。贞元间中进士,登博学鸿词科,授集贤殿正字。一度为蓝田尉,后入朝为官,积极参与王叔文集团政治革新,迁礼部员外郎。革新失败后贬邵州刺史,再贬永州司马。后回京师,又出为柳州刺史,政绩卓著。卒于柳州任所。一生留诗文作品达600余篇,其文成就大于诗。其作品由刘禹锡保存并编成集。有《柳河东集》。|||文章赏析
  1 柳宗元在永贞元年(805),因参加王叔文改革集团而获罪,被贬为永州司马。遂与永州山水结缘,孕育出许多优美的游记篇章,借以抒发被贬后的情怀,其中“永州八记”尤为著称。《始得西山宴游记》是“永州八记”之首,和后面的《钴潭西小丘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同为元和四年在永州任司马时所作。它仿佛“永州八记”的序言,因此也是欣赏“永州八记”的一把钥匙。

  文章一开始便交代了作者自己的“僇人”身份和一直惴惴不安的忧愁心情。这一交代和提示对我们准确地理解和赏析“永州八记”很有帮助。

  由于作者是罪人,才能有闲暇;由于作者内心忧闷,故需要排遣。这一切决定了他的游览方式是“施施而行,漫漫而游”。这种游览方式的特点是:(1)无目的性──“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2)散漫放任性──“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觉而起,起而归”。尽管这种游览的滋味有些苦涩,但也不免有乐,虽则是苦中作乐。以上这些描写,都是反映了作者被贬到永州后的心情。但这并不是目的,作者突然一转,说道“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至此,读者才恍然大悟,原来上面这些笔墨都是虚晃一枪,为的是衬托和突出“未始知西山之怪特”。从这一点来说,以上文字只是个引子,文章还才开始呢。写得曲折生姿。接着便正面写西山。作者先是采取先远后近的步步紧逼法来写的,通过坐法华西亭获得远望西山的初步印象,觉得西山青异怪特。尔后再“过湘江,缘染溪”,通过“斫榛莽,焚茅茷”,登上了西山的最高点。上了西山,作者立即改用俯视方法来写,这种居高临下的扫瞄,开拓了视野,增强了西山的怪异感,将俯视所得的“岈然洼然,若垤若穴”的怪异景象尽收眼底。“尺寸千里”,又增添了西山气势。因此,知道西山奇特,不能与一般的山同日而语,所以流连忘返。在西山顶上,作者感受到并神往于大自然的浩然之气,悠悠然任意驰骋,至此,开始写的那种“恒惴栗”的感情冰释了,出现了“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即物我合一的境地,把那种放任的情态推向了高峰。但作者仍嫌不够,进一步把它推向极端,说“知吾向之未始游,游于是乎始”。原来先前的那种“施施而行,漫漫而游”统统称不上什么游览,今天才尝到游的滋味。开始那一大段文字,又一次被用来作为游西山时物我合一情态的陪衬。本文是采取由抑到扬的方法来写的,形象生动地表现了柳宗元被贬到永州后的心态。

  2 柳宗元在永贞元年(805),因参加王叔文改革集团而获罪,被贬为永州司马。遂与永州山水结缘,孕育出许多优美的游记篇章,借以抒发被贬后的情怀,其中“永州八记”尤为著称。《始得西山宴游记》是“永州八记”之首,和后面的《钴潭西小丘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同为元和四年在永州任司马时所作。 它仿佛“永州八记”的序言,因此也是欣赏“永州八记”的一把钥匙。 文章一开始便交代了作者自己的“人”身份和一直惴惴不安的忧愁心情。这一交代和提示对我们准确地理解和赏析“永州八记”很有帮助。 由于作者是罪人,才能有闲暇;由于作者内心忧闷,故需要排遣。这一切决定了他的游览方式是“施施而行,漫漫而游”。这种游览方式的特点是:(1)无目的性“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2)散漫放任性“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觉而起,起而归”。尽管这种游览的滋味有些苦涩,但也不免有乐,虽则是苦中作乐。以上这些描写,都是反映了作者被贬到永州后的心情。但这并不是目的,作者突然一转,说道“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至此,读者才恍然大悟,原来上面这些笔墨都是虚晃一枪,为的是衬托和突出“未始知西山之怪特”。从这一点来说,以上文字只是个引子,文章还才开始呢。写得曲折生姿。接着便正面写西山。作者先是采取先远后近的步步紧逼法来写的,通过坐法华西亭获得远望西山的初步印象,觉得西山青异怪特。尔后再“过湘江,缘染溪”,通过“斫榛莽,焚茅”,登上了西山的最高点。上了西山,作者立即改用俯视方法来写,这种居高临下的扫瞄,开拓了视野,增强了西山的怪异感,将俯视所得的“岈然洼然,若垤若穴”的怪异景象尽收眼底。“尺寸千里”,又增添了西山气势。因此,知道西山奇特,不能与一般的山同日而语,所以流连忘返。在西山顶上,作者感受到并神往于大自然的浩然之气,悠悠然任意驰骋,至此,开始写的那种“恒惴栗”的感情冰释了,出现了“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即物我合一的境地,把那种放任的情态推向了高峰。但作者仍嫌不够,进一步把它推向极端,说始“知吾向之未始游,游于是乎始”。原来先前的那种“施施而行,漫漫而游”统统称不上什么游览,今天才尝到游的滋味。开始那一大段文字,又一次被用来作为游西山时物我合一情态的陪衬。本文是采取由抑到扬的方法来写的,形象生动地表现了柳宗元被贬到永州后的心态。

  3 柳宗元(773—819)是我国唐代文学家、思想家。其与韩愈齐名,是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也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又一倡导者,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有着杰出的贡献,由此可知,其散文方面的高深造诣。

  柳宗元仕途坎坷,革新失败后,贬为永州司马。其间,徒有空闲,百无聊赖,于是乎寓情山水,借“山水”浇愁,渲抑郁幽愤之情于翠山秀水之中,贬谪让其幽愤萦怀,亲近山水,了解民生,于是便创就了诗风峻峭,脍炙人口的“永州八记”。此组散文,是作者有计划搜奇寻幽活动的记实,以《始得西山宴游记》为开宗明义之作,至《小石城山记》收束。首尾呼应,脉络一贯。

  柳宗元的贬谪生涯,使其作品带有较多的主观感受成份,《始得西山宴游记》是新选编的课文,范培松称其是“永州八记”之序言:是欣赏“永州八记”的钥匙。话里言中,再一次道出了《始得西山宴游记》的显要地位。此文虽属山水文章,但却不局限于“漫记山水”,林纾曾指出柳宗元的山水游记“每一篇必有一篇中之主人翁,不能谓其漫记山水也”。其所言极是,文中“借宾定主”,采用衬托手法,让景与景相互点缀,衬托。《始得西山宴游记》中,作者所要着力描绘的只是西山“不与培,娄为类”的高峻特立气象,要突出的是西山的“怪特”。然其开始却不急奔主题,反而先写了“永州诸山”,即“是州之山”的高山、森林、四溪、幽泉怪石,目的是“借宾耀主”,用“是州之山”的平凡反衬西山的异态特立。写西山,作者又不直接用笔于山,而选用山间其它景物来渲染,映衬。为写西山,却写了登西山远眺之所见——雄奇开阔。用“不与培,娄为类”衬托出西山的高大。作者采用的是不从实处落笔的间接表现方法,使笔墨不多的西山,在景物簇拥之下,“怪特”鲜明凸现。

  文中的衬托,对照手法,巧妙而自然,游“是州之山”是“施施行、漫漫游,幽泉怪石,梦意同趣,起而归”;游西山却是“攀援登,箕踞遨,尺寸千里,四望如一,心凝形释,不欲归”,这样,水到渠成,自然归结出“未始游”与“游于是始”。于是也从中感悟到,开始的一大段文字均可看作是漂亮飘逸的外套,是红花是绿叶,被用来作为游西山时物我合一的情态的陪衬。

  文中骈散结合,句式多变,情景交融。作者寓情于景,把自己贬谪的愤懑,痛苦,交织渗透在精妙入微的景物描写之中,句式随着感情脉络的跌宕而变化,不拘泥,句情谐调合一,文中将山水人格化,从被贬后的忧惧和漫游起笔,透露交代了作者的处境和心情。描写,抒情有机结合,从而达到赞美西山的同时,言志抒情。

  依据文章表达意旨,选材别具一格,独辟蹊径,少提西山,却是一切为了“西山”。鉴于作者“人”身份,才有闲暇,内心忧懑,便需宣泄排遣,这好似给作品悲凉的基础进行了定格。游览的方式便也顺理成章,其一“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这表现出的是随意,无目的性的特点;其二,“披草而生,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 觉而起,起而归“。苦中觅乐,亦体现出散漫放任性的特点。文中由抑到扬的方法,鲜明地表现了作者贬谪永州后忧懑的心态。为集中笔墨描绘西山,作者把沿途的山光水色,见闻感受,一概舍弃,寻道登山的过程,艰难而表现的空间较多,但也只是“遂命仆过湘江,缘染溪,斫楱莽,焚茅,穷山之高而止”轻轻带过。

  要理解文章主旨,必须从洞察作者心态变化入手,因为“戮人”,受辱的作者居于永州而一直感到忧郁,不知所为,闲游时的行动自然也都是缓慢,带有随意性的,文章“自余为戮人,居是州,恒惴栗。其隙也,则施施而行,漫漫而游”一句,在感情基调方面,统帅全篇,也圈定了柳宗元的这次出游,没有袁宏道《满井游记》出游郊外的喜悦;不同郦道元《水经注》的模山范水;也不同于偕同众宾客游宴醉翁亭的欧阳修的从容不迫,悠然自得的心境。《始得西山宴游记》里游中宴饮,坐、醉、卧、梦、觉、起、归的动作行径,也却可说是作者忧悒心态的反映,柳宗元以为自己已经乐而忘忧,其实带着随缘任远的色彩。偶然的机会,发现了西山,远望顿感怪特,于是急促开路,迅速登山,这一举动有异于“施施行,漫漫游”,其实正从这前后举动有别之中,折射,透出了一个亮点,那就是心态变化已现端倪。接着登上山顶极目远眺,山的高峻,阔大荡涤了作者的胸襟,仿佛消融在这渺远无限的大自然中,至此,文中开头“恒惴栗”的心态已悄然而去,完全消除,代之的是人格精神与宇宙自然的相合,境界达到极至,晶莹剔透。

  品析了《始得西山宴游记》,文中艺术表现手法如同一粒粒珍珠叫人拾掇不暇。忧惧,苦闷与游山赏景的乐事,未得西山的“漫漫而游”与“始得”“西山之特立”的惊喜;开始的苦闷与文末的物我合一等巧妙的对比,为写西山却不写西山的“借宾定主”;还有“山川壮丽却无人赏识,如同士人之怀才不遇”的寂寞惆怅,孤标傲世的情怀,倾注于山水的寄情于景,托物寓志。

  好文皆由心中出,道出胸襟照后人。《始得西山宴游记》中,柳宗元借景物之美好,人心之陶醉,抒发了其政治失意的悲愤,耻于与世俗之徒为伍,孤苦寂寞的心情,并在大自然中得到解脱的精神境界。品析此文,受益匪浅,其艺术表现手法独辟蹊径,值得我们吸取、借鉴;文末柳宗元的精神境界亦能给予读者人生的启迪。

  欣赏了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这篇绝佳之作,心中便油然而生了由张晓风《不朽的失眠》所触引的感慨,没有王叔文的“永贞革新”,就没有柳宗元永州司马的境遇,就谈不上脍炙人口的“永州八记”,也就无从欣赏八记之首——《始得西山宴游记》。"


原文

  自余为僇(lù)人,居是州,恒惴(zhuì)栗(lì)。其隙(xì)也,则施施(yíyí)而行,漫漫而游,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到则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意有所极,梦亦同趣;觉而起,起而归;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坐法华西亭,望西山,始指异之。遂命仆人过湘江,缘染溪,斫(zhuó)榛莽,焚茅茷(fá),穷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箕(jī)踞而遨,则凡数州之土壤,皆在衽(rèn)席之下。其高下之势,岈(xiā)然洼然,若垤(dié)若穴,尺寸千里,攒(cuán)蹙(cù)累积,莫得遁隐;萦青缭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与培(pǒu)塿(lǒu)为类。悠悠乎与灏(hào)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引觞(shāng)满酌,颓(tuí)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然后知吾向之未始游,游于是乎始。故为之文以志。是岁,元和四年也。

 

 


原文翻译

  自从我成为被贬受辱的人,就居住在永州,常常忧惧不安。公务之余,就缓步行走,没有目的地出游,每天和自己的随从爬高山、钻深林,走到迂回曲折的山间小溪,只要有清幽的泉水,奇形怪状的石头,没有(因为)远而不到的。到了就拨开杂草坐下,倾尽壶中的酒。喝的大醉。喝醉后便进一步相互枕靠着睡在地上,躺下就做梦。心中想到了哪里,梦也就做到那里。醒来之后就回家。我原以为永州山水中稍有特异地方,都已被我游览了,而未曾知道西山的怪异和奇特。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由于坐在法华寺西亭,遥望西山,才指点西山并感到它的奇特。我于是命令仆人越过湘江,沿染溪而行,砍去杂乱丛生的草木,烧掉茂盛的茅草,不达到西山之巅决不罢休。攀援着爬上山顶,像簸箕一样坐着,观赏风景,周围几个州的土地都聚集在我的衽席下。它高处之下的地势,(高的地方)像深山一样深邃,(低的地方)像深池一样低陷,有的像是蚁穴外隆起的小土堆,有的像是蚂蚁洞,千里之遥如在尺寸之间,聚集收拢,层层堆叠,没有一个景象能逃脱(我的眼光)而隐藏起来的。青山白水相互萦绕,远处与天边交会,从四面望去,浑然一体。这样以后才知道这座山确实特立不群,与一般的小土丘大不一样。(西山的)高大渺远与天地间的浩瀚大气一样,永无边际;(西山的)广阔无边可与天地自然结友交游,永无尽期.我于是拿起酒壶,斟满酒杯,畅怀痛饮,醉倒在地,不觉间日薄西山。苍茫暮色,自远而近,慢慢地天黑得什么也看不见了,而我却了无归意。精神凝聚安定,形体得到解脱,和万物的变化暗暗相合,我这才认识到过去等于没有游览,真正的游览从此(时)开始。所以我特意把这件事记下来。这一年是元和四年(809年)。



注释

  (1)僇(lù)人:即罪人,此指遭贬谪之人。僇,同“戮”

  (2)恒;常常

  (3)惴(zhuì)栗:忧惧的样子。

  (4)隙:空闲。指公务之暇。

  (5)施施(yíyí):缓慢行走的样子。

  (6)漫漫:舒散无拘束的样子。

  (7)徒:随从

  (8)穷;穷尽。

  (9)回溪:迂回曲折的山溪

  (10)披;分开

  (11)倾;喝尽

  (12)极:至。

  (13)趣:同“趋”,往,赴。

  (15)觉;睡醒

  (16)因;以

  (17)始;初次

  (18)指异:指点称异。

  (19)缘;沿着

  (20)斫(zhuó)榛(zhēn)莽:砍伐丛生的草木。

  (21)茅茷:长得茂盛的茅草。

  (22)攀援;拉着

  (23)遨;观赏风景

  (24)衽(rèn)席:席子。

  (25)高下之势:指山的高低之势。

  (26)岈(xiā)然:山谷空阔的样子。

  (27)洼然:溪谷低下的样子。

  (28)垤:蚁穴边的积土。

  (29)攒蹙:聚集紧接。

  (30)遁隐;藏匿起来

  (31)际:接。交会。

  (32)涯;边

  (33)洋洋;广大无边的样子

  (34)穷;尽头

  (35)引觞:拿起酒杯。

  (36)颓然;精神不振的样子

  (37)凝;专一

  (38)释;解除束缚 

  (39)冥合:浑然一体。

  (40) 向;从前

  (41)于是:从此。

  (42)志:记。

  (43)染溪:冉溪的别名。柳宗元改为愚溪。在湖南零陵县西南。


 

文言汉语知识归纳

  (1)自余为人(通“戮”,刑辱的意思)

  (2)梦亦同(通“趋”,往,赴)(1)与其徒上高山(名词作状语,每天)

  (2)回溪(形容词作动词,走遍)

  (3)卧而(名词作动词,做梦)

  (4)始指之(形容词的意动用法,认为……奇特)

  (5)穷山之而止(形容词用作名词,最高点、顶点)

  (6)踞而遨(名词作状语,像簸箕一样)

  (7)萦(形容词用作名词,青山,白水)

  (8)自而至(形容词用作名词,远处)

  (9)故为之以志(名词用作动词,写作文章)





  (1)漫漫而游(古义:没有目的;今义:(时间、地方)长而无边的样子)

  (2)远不到(古义:无论;今义:没有)

  (3)以为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古义:凡是、这(个);今义:总括某个范围内的一切)

  (4) 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古义:不曾;今义:没开始)

  (5)然后知是山之特立(古义:这样以后 今义:接着,表承接)

  (6)颓然就醉(古义:文中指身子倾倒、跌倒的样子;今义:形容败兴的样子)

  (7)游于是乎始(古义:从此;今义:连词,表示后一事紧接前一事,后一事是由前一事引起的)

  (8)攒蹙累积 ( 古义 :重叠、积压 ;今义: 积累)

  (9)然后知吾向之末始游 (古义 这样以后 今义 :连词,表示接着某种动作或情况之后)

  (10)醉则相枕以卧 (古义 :动词,更换交替;今义: 程度副词,更加。)

  (11)到则草而坐 (古义 :拨,拨开; 今义: 覆盖在肩背上。)

  (12)颓然醉 (古义 :接近 ;今义 :就是)

  (13)然后知吾之未始游( 古义: 从前; 今义: 朝)

  (14 )故为之文以(古义: 记 ;今义: 志气、志向。)

  (15) 岁元和四年也 ( 古义: 代词,这; 今义::判断动词。)





  (1)穷

  回溪(动词,走遍)

  山之高而止(动词,走遍)

  而不知其所(名词,尽头)

  (2)梦

  卧而(动词,做梦)

  亦同趣(名词,梦境,梦中)

  (3)始

  而未知西山之怪特(副词,曾经)

  指异之(副词,才)

  游于是乎(动词,开始)

  (4)而

  施施行,漫漫游(连词,表修饰)

  披草坐,倾壶醉(连词,表承接)

  卧梦(连词,表承接)

  觉起,起归(连词,表承接)

  未始知西山之怪特(连词,表转折)

  穷山之高止(连词,表顺承)

  攀援登,箕踞遨(连词,表修饰)

  莫得其涯(连词,表转折)

  不知其所穷(连词,表转折)

  至无所见犹不欲归(连词,表转折)

  (5)之

  以为凡是州山水有异态者(助词,的)

  始指异(代词,它,指西山)

  则凡数州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助词,的)

  然后知是山特立(助词,的)

  不知日入(助词,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

  然后知吾向未始游(助词,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

  故为文以志(指示代词,这)

  (6)为

  余自僇人(动词,成为)

  不与培塿类(动词,作为)

  故之文以志(动词,写)



文言句式

  (1)居(于)是州(省略介词“于”)

  (2)(我)因坐法华西亭(省略主语“我”)

  (3)始指(之)异之(省略宾语“之”,指代西山)

  (4)(我)引觞满酌(省略主语“我”)

  (5)故为之文以志(之)(省略宾语“之”,代指宴游西山这件事)是岁元和四年也(语气词“也”,表判断)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

  被动句

  皆我有也(可以认为都被我所拥有)





名句翻译

  (1)意有所极,梦亦同趣。

  译文:心中想到了哪里,梦也就做到那里。

  (2)以为凡是州之山水有异态者,皆我有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

  译文:认为凡是这个州的山水有奇异姿态的,都被我所拥有、欣赏了,但不曾知道西山的怪异独特。

  (3)尺寸千里,攒蹙累积,莫得遁隐。

  译文:千里内外的景物近在眼前,种种景物聚集、缩拢在一块,尽收眼底。

  (4)悠悠乎与颢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

  译文: (西山的)高大渺远与天地间的浩瀚大气一样,永无边际;(西山的)广阔无边可与天地自然结友交游,永无尽期。

  (5)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

  译文:精神专一,忘掉形骸,似乎与万物相融合。




作品赏析

  这篇文章它的立意也好,布局也好,都和题目“始得”二字有密切关系。全文五次或明或暗点出“始得”之意。所以需要我们在阅读这篇文章时,应仔细加以体会。文章内容是写发现并且宴游的经过,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感受。具体安排是,先写游西山的情形,再写游西山的经过和感受。这样文章可分为两部分:

  第一部分,从开头“自余为僇人”到“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第1自然段结束。这里并没从“始得”二字落笔直接写游览西山。这部分没有涉及到游西山的内容,而是先写平日的游览,即游西山以前的游览活动。

  文章一开头,先交待了自己当时的身份和处境。这是一种特殊的身份和特殊的处境,也就是作者写这篇文章的具体背景。“自余为僇人,居是州,恒惴栗”。“余”,第一人称代词,作者自指。“僇人”,罪人。“僇”同“戮”,即杀戮。因柳宗元在革新活动中得罪了皇帝成为朝廷的罪人,被贬官到永州,所以自称为“僇人”。“是”,指代词,此,这。“是州”,此州,指永州。永州是个荒凉的地方,柳宗元生活在这里,与自己的战友隔绝,音信皆无,所以感到政治前景暗淡,心情当然是常常恐惧不安的。这几句说,这是我成为朝廷罪人以后,住在永州这个地方,常常恐惧不安。

  这个开头,包含了许许多多长久积压在内心的悲愤心情,当然其中就有一种无声的抗议。自己是这样一种罪人的特殊身份,处在这样一种特殊的处境里,怀有这样的心情,因此当他游山玩水的时候,那种感受自然同那些风流闲雅的士大夫很不相同。他是要在游览中,排解内心的忧愤,在游览中忘却现实处境,想在精神上寻找某种寄托。所以他写:“其隟也,则施施而行,慢慢而游。”“其隟也”在句中充当状语。“隟”,空隙,闲下,空闲。这是说,每当自己政务之余,偶有空闲的时候,到处走走、玩玩。

  在“行”“游”两个动词前面,作者故意用了“施施”“慢慢”两个重叠的形容词。“施施”“慢慢”,是漫步走着的样子,漫不经心的外在动作。通过外在动作的描写,实际上表现了作者在游览的时候,一种寂寞、愁闷的、无可无不可的精神状态。两个“而”字是连词,用在状语和动词谓语之间,表示前后修饰与被修饰的关系,相当于现代汉语中间的“地”。“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日”,天天,每天。“其徒”,泛指同游的人,不一定专指他的仆从。“入”,走过,穿过。“穷”,本义终极、尽头,这里用作动词,是寻根追源的意思。“回”,弯曲。“穷回溪”,意思是沿着曲折的溪流往前走,一直走到源头。“幽泉怪石”,这就是作者所要寻访的自然山水。为了表示他追求的心之切,游兴之浓。这里连用了三个短句,“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每个句子里边都用一个动词,与“高山”“深林”“回溪”相搭配。读起来有一种运动节奏感。这三个短句又简洁地概述了游览过程。

  下面写平日的宴游之乐。“到则披草而坐……觉而起,起而归。”“披”,分开,把草拨开。“倾壶”,把壶中酒倒光。“更”,更加,进而。“更相枕以卧”比“披草而坐”更进了一步。所以说“更”。“枕”,用作动词,枕靠枕相济。“相枕”是动词“卧”的行为方式作状语。中间加“以”,连词,相当于“而”。“意”,内心活动,因心中有所思,于是便有所梦。这就是“意有所极”,而“梦亦同趣”的意思。“趣”通假字,同“趋”。“觉”,梦醒,相对上句梦而言。这几句说,到了就分开杂草坐下,倒尽壶中的酒,喝得大醉,醉了就相互枕靠着躺下,一躺下就常常做梦,心中想到哪里,梦也就做到那里,睡醒了就起身,一起身就回城。

  这一节写作者置身于自然山水之间,以幽泉怪石为伴,根本无意于留恋山水景色,他寻访山水的目的,是为了远离现实世界,暂时忘却自己所处的险恶处境。而我们读这几句的时候,是否会感到这些语句有一种回环。复沓的韵味。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感受呢?这是作者在这里运用了顶针续麻的修辞方法(上句尾与下句头用的是同一个字)这样就上下勾连,连贯而下。“无远不到,到则披草而坐;倾壶而醉,醉则更相枕以卧,卧而梦,觉而起,起而归。”这种修辞方法的运用,有助于表现游览者那种要有所忘怀,又要有所追求的情趣,造成一种回环、复沓的韵味。它概括了一个接一个的漫游活动,略去了无关紧要的交待性叙述,强调了这些动作的连续性和随意性,渲染了乘兴而来,漫不经心的心情。“以为凡是,皆我有也。”这是对第1段课文的总结。“以为”,认为。这两字表明这是作者的主观结论。而“以为”如何如何,就被第2段内容否定了。“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又领起第2段课文。这几句说,我自以为永州的山水凡有点特别形态的,都被我游遍了,却从来不知道西山的奇特和怪异。而且这里“怪特”二字,又概括了西山的情态。作者没有看到西山、游览西山,所以说“未始知西山怪特”。这是从反面来扣住题目里“始得”二字。下面我们从全文结构上来分析这段文字的作用。写过去游览的情形好像与游览西山没有关系。所以有人提出这段文字是否多余?笔者认为作者先写未得西山,再写始得西山,这样安排会使游览西山的内容更加突出。这种写法古人称之为“反笔写法”。反笔即陪衬的手法。现在称之为“铺垫”“反衬”“侧面烘托”。它可以突出始得西山非同寻常。这“非同寻常”一方面指西山本身形状很怪特;另一方面也是指作者游览西山以后,他所得到的感受非常独特,是过去从来未曾体验过的。这样的结构安排,前人曾评论说:“篇中欲写今日始见西山,先写昔日未见西山;欲写昔日未见西山,先写昔日得见诸山。”尽管第1段没有从正面入题,但和后面游览西山在内容上是有联系的。这第1段是全文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作者在布局结构方面的匠心所在。

  一、如何理解本文在结构上先写平日游览之胜再写西山之宴游这一特点?

  本文构思精巧,结构非常严谨。开始先概写平日游览之胜,继而再写西山之宴游,在这里作者采用曲折入题的方法,欲写今日始见西山,先写昔日未见西山;欲写昔日未见西山,先写昔日得见诸山,即先写未得西山之游,然后笔锋一转,折入始得西山之宴游。铺垫充分,转折自然,说明西山之游,既是昔日游遍诸山的继续,又是一系列新的宴游的开始。文章紧扣“始得”,前后照应,气脉贯通,可谓新颖、巧妙、匠心独具。

  二、柳宗元的山水游记,是极富个性特征的。学习本文,可注意以下两点:

  一、比照与映衬。文章一开始,作者就表明了被贬后的忧惧、苦闷心情,这与游山玩水的赏心乐事恰成鲜明对比,给“山水之乐”定下了一个悲凉情调。自然景物的美好与社会现实的黑暗,不协调地激荡着作者的情感。作者对游山的描写,也多从比照和映衬中表达自己的感受。写“未得”西山的“漫漫而游”,正是为了反衬一识西山的惊喜;写万物的渺小,更显示出西山的“特立”。

  二、寄情于景,托物寓志。本文叙事写景,都饱含着作者的感情色彩,表现了作者寂寞惆怅、孤标傲世的情怀。例如,写“披草而坐,倾壶而醉”,正是他孤寂性格的表现;写西山“特立”,正是他傲世蔑俗的写照。实际上,柳宗元所描写的西山一带,只是一般的丘陵,并非崇山峻岭。他不过是借景抒怀,在山水之间浇灌自己的情感,赋予山水以个人的情志。山川壮丽却无人赏识,如同士人之怀才不遇。“西山”,在永州之西,西山和永州之间隔了一条湘江。它从朝阳岩起到王茂岭止,绵延数里之长。这篇游记它的题目就很耐人寻味。文章既然写游西山的经过,那为什么不像一般作者那样,起一个叫《游西山记》的题目呢?有人说可能考虑到作者在游西山的时候还饮酒取乐,以酒来助游兴。那他为什么不起一个《宴游西山记》的题目呢?看来这篇文章题目“始得”二字,定有奥妙。“始”,开始。“得”,原义获得,引申为发现。字面意思是,开始发现西山的奇特,获得宴游之乐的游记。笔者看法,始得”可能有三个意思:

  一是这篇游记是“永州八记”的第一篇,所以“始得”作为八篇的开头。表达了第一次寻访到永州山水之美的意思;

  二更重要的在于作者游览永州并不是从游西山开始的。在游西山之前,他曾经到过一些地方,并且也写过一些记载游览的文章。如游西山之前,他曾游过一个祠庙“法华寺”,并发动在那里建造了一个西亭。他还写了一篇《永州法华寺新作西亭记》的散文。但柳宗元觉得只有在游览了西山之后,他才算真正的发现了永州山水的特别之处。并且在游览过程中,获得了一种独特的感受。这种感受是他过去游览的时候,从来没有体会到的,给他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他就把游览西山看成是游览永州山水的真正起点。那么“始得”这两个字就非常郑重的标明了游览西山以前的和这次游览西山的分界;

  三对作者有特殊意义。从心境上看,它破解了作者被贬永州后“恒惴栗”的心情,取得了“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的审美感受;从游览本身看,这之前,因游心境压抑而无乐趣,从这儿才开始真正的游览。



顶一下
(23)
76.7%
踩一下
(7)
2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