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汉语网 - 文言实词|文言虚词|古汉语常用字大全|古诗、诗经、宋词|文言文名篇翻译!

当前位置: 文言汉语网 > 古文典籍 > 史记 > 文章正文
时间:2012-10-25 08:25 年代:西汉/ 作者:司马迁/ 分类: 史记/ 发表评论/ 浏览
解惠全 白晓红 译注 [说明]吕后名雉,字娥姁(xū,虚),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女性野心家。这篇本纪成功地塑造了吕后这样一个残忍刻毒、权欲薰心的乱政后妃的形象,详细地记述了吕后篡权及其覆灭的过程:从吕后在刘邦死后培植吕氏势力、残害刘邦宠姬和诸子

解惠全 白晓红 译注

[说明]吕后名雉,字娥姁(xū,虚),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女性野心家。这篇本纪成功地塑造了吕后这样一个残忍刻毒、权欲薰心的乱政后妃的形象,详细地记述了吕后篡权及其覆灭的过程:从吕后在刘邦死后培植吕氏势力、残害刘邦宠姬和诸子的罪恶行径,到周勃、陈平等元老大臣联合刘氏宗室诛灭诸吕的惊险斗争,到诛吕功臣们商议迎立刘恒即位的情况。王诸吕和诛诸吕是关系汉室存亡兴替的大事,作者紧紧扣住这个关键问题布局谋篇,充分体现了太史公作为一个史学家的卓越识见。
作者多处运用简洁的漫画笔法辛辣地讽剌了吕后处心积虑培植吕氏势力的种种表现:惠帝死后,“太后哭,泣不下”;丞相陈平请拜吕台(yí,怡)、吕产、吕禄为将,掌握南北军军权,诸吕入宫,居中用事,则“太后悦,其哭乃哀”。同样是哭,稍事勾勒,就产生了绝妙的讽剌效果。又如写吕后欲王吕氏而“风大臣”的欲盖弥彰、“取美人子名之”的弄巧成拙、废帝更立时的装腔作势,都描画得活灵活现,或明或暗地流露出作者对弄权女主的无情鞭挞。
这篇本纪记事真实,刻画人物性格鲜明深刻:写吕后,象她残害戚姬、连杀三赵王等事件的本身就足以表现其残忍狠毒的性格了,而作者还往往用貌似悠闲的文字不动声色地加重表达自己对吕后的憎恶之情,从而也增加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如惠帝得知“人彘”就是戚夫人后,有“此非人所为”的痛苦哀叹,借用吕后亲生儿子之口,骂得何等有力!又如吕后鸩杀赵王如意之前,以周昌抗旨和惠帝苦心相护来反衬吕后必置赵王于死地而后快的刻毒。再如赵王刘友被幽死前所唱的那首悲歌,更是对吕后人性灭绝的揭露与声讨。写诸元老大臣和刘氏宗室,也是多处着意刻画,如右丞相王陵敢于当面斥责吕后“今王吕氏,非约也”,又当面质问周勃、陈平:“诸君纵欲阿意背约,何面目见高帝地下?”一尊刚正不阿的汉室忠臣塑像活现眼前。又如在诛灭诸吕过程中,周勃、陈平的多谋机警,朱虚侯的勇武,齐哀王的果断,灌婴的沉稳等等,也都描画得恰如其分。正是由于这些性格各异的人物的通力合作,加之人心所向,才使得他们虽屡处险境,却又总是绝处逢生,最终诛尽诸吕而大快人心。
纵观全篇,太史公似乎向人们昭示了这样一个启发: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

吕太后是高祖贫*时的妻子,生了孝惠帝和鲁元太后。到高祖做汉王时,又娶了定陶人戚姬,非常宠爱她,生了赵隐王刘如意。孝惠帝为人仁惠柔弱,高祖认为不象自己,常想废掉他,改立戚姬的儿子如意为太子,因为如意象自己。戚姬得到宠爱,常跟随高祖到关东,她日夜啼哭,想要让自己的儿子取代孝惠帝做太子。吕后年纪大,经常留在家中,很少见到高祖,和高祖越来越疏远。如意被立为赵王之后,好几次险些取代了太子的地位,*着大臣们的极力诤谏,以及留侯张良的计策,太子才没有被废掉。
吕后为人刚强坚毅,辅佐高祖平定天下,诛杀韩信、黥(qíng,情)布、彭越等大臣也多有吕后之力。吕后有两个哥哥,都是高祖的部将。大哥周吕侯吕泽死于战争,他的儿子吕台被封为郦(lì,丽)侯,吕产被封为交侯;二哥吕释之被封为建成侯。
高祖十二年(前195)四月甲辰日,高祖逝于长乐宫,太子承袭帝号做了皇帝。当时高祖有八个儿子:长子刘肥是惠帝的异母兄,被封为齐王,其余都是惠帝的弟弟,戚夫人的儿子刘如意被封为赵王,薄夫人的儿子刘恒被封为代王,其他妃嫔的儿子,刘恢被封为梁王,刘友被封为淮阳王,刘长被封为淮南王,刘建被封为燕王。高祖的弟弟刘交被封为楚王,高祖兄的儿子刘濞(bì,闭)被封为吴王。非刘氏的功臣鄱(pó,婆)君吴芮(ruì,锐)的儿子吴臣被封为长沙王。
吕后最怨恨戚夫人和她的儿子赵王,就命令永巷令把戚夫人囚禁起来,同时派人召赵王进京。使者往返多次,赵国丞相建平侯周昌对使者说:“高皇帝把赵王托付给我,赵王年纪还小。我听说太后怨恨戚夫人,想把赵王召去一起杀掉,我不能让赵王前去。况且赵王又有病,不能接受诏命。”吕后非常恼怒,就派人去召周昌。周昌被召到长安,吕后又派人去召赵王。赵王动身赴京,还在半路上。惠帝仁慈,知道太后恼恨赵王,就亲自到霸上去迎接,跟他一起回到宫中,亲自保护,跟他同吃同睡。太后想要杀赵王,却得不到机会。孝惠元年(前194)十二月一天清晨,惠帝出去射箭。赵王年幼,不能早起。太后得知赵王独自在家,派人拿去毒酒让他喝下。等到惠帝回到宫中,赵王已经死了。于是就调淮阳王刘友去做赵王。这年夏天,下诏追封郦侯吕台的父亲吕泽为令武侯。太后随即派人砍断戚夫人的手脚,挖去眼睛,熏聋耳朵,灌了哑药,扔到猪圈里,叫她“人猪”。过了几天,太后叫惠帝去看人猪。惠帝看了,一问,才知道这就是戚夫人,于是大哭起来,从此就病倒了,一年多不能起来。惠帝派人请见太后说:“这不是人干的事情,我作为太后的儿子,再也不能治理天下了。”惠帝从此每天饮酒作乐,放纵无度,不问朝政,所以一直患病。
二年(前193),楚元王刘交、齐悼惠王刘肥都前来朝见。十月,有一天惠帝与齐王在太后面前宴饮,惠帝因为齐王是兄长,就按家人的礼节,请他坐上座。太后见此大怒,就叫人倒了两杯毒酒放在齐王面前,让齐王起来向他献酒祝寿。齐王站了起来,惠帝也站起来,端起酒杯要一起向太后祝酒。太后害怕了,急忙站起来倒掉了惠帝手里的酒。齐王觉得奇怪,因而没敢喝这杯酒,就装醉离开了席座。事后打听,才知道那是毒酒,齐王心里很害怕,认为不能从长安脱身了,非常焦虑。齐国的内史向齐王献策说:“太后只有惠帝和鲁元公主两个孩子。如今大王您拥有七十多座城,而公主只享食几座城的贡赋。大王如果能把一个郡的封地献给太后,来作公主的汤沐邑,供公主收取赋税,太后一定高兴,您也就不必再担心了。”于是齐王就献上城阳郡,为了讨好太后,并违背常礼尊自己的异母妹鲁元公主为王太后。吕后很高兴,就接受了。于是在齐王在京的官邸摆设酒宴,欢饮一番,酒宴结束,就让齐王返回封地了。三年(前192),开始修筑长安城,四年(前191),完成了一半,五年(前190)、六年(前189)全部竣工。诸侯都来京聚会,十月入朝祝贺。
七年(前188)秋季八月戊寅日,惠帝逝世。发丧时,太后只是干哭,没有眼泪。留侯张良的儿子张辟强任侍中,只有十五岁,对丞相陈平说:“太后只有惠帝这一个儿子,如今去世了,太后只干哭而不悲通,您知道这里的原因吗?”陈平问:“是什么原因?”辟强说:“皇帝没有成年的儿子,太后顾忌的是你们这班老臣。如果您请求太后拜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军,统领两宫卫队南北二军,并请吕家的人都进入宫中,在朝廷里掌握重权,这样太后就会安心,你们这些老臣也就能够幸免于祸了。”丞相照张辟强的办法做了。太后很满意,才哭得哀痛起来。吕氏家族掌握朝廷大权就是从这时开始的。于是大赦天下。九月辛丑日,安葬惠帝。太子即位做了皇帝,到高祖庙举行典礼,向高祖禀告。少帝元年(前187),朝廷号令完全出自太后。
太后行使皇帝的职权之后,召集大臣商议,打算立诸吕为王。先问右丞相王陵。王陵说:“高帝曾杀白马,和大臣们立下誓约,‘不是刘氏子弟却称王的,天下共同诛讨他’。现在如果封吕氏为王,是违背誓约的。”太后很不高兴。又问右丞相陈平和绛侯周勃。周勃等人回答:“高帝平定天下,封刘氏子弟为王;如今太后代行天子之职,封吕氏诸兄弟为王,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太后大喜,于是退朝。王陵责备陈平、周勃:“当初跟高帝歃(shà,厦)血盟誓时,你们难道不在吗?如今高帝去世,太后是临朝执政的女主,却要封吕氏子弟为王。你们竟然纵容她的私欲,迎合她的心愿,违背与高帝立下的誓约,将来还有什么脸面见高帝于黄泉之下呢?”陈平、周勃说:“如今在朝廷上当面反驳,据理诤谏,我们比不上您;而要保全大汉天下,安定刘氏后代,您又比不上我们。”王陵无话可答。十一月,太后想要罢免王陵,就拜他为皇帝的太傅,夺了他右丞相的实权。王陵于是就称病免职回乡了。吕后任命左丞相陈平做了右丞相,任命辟阳侯审食其(yìjī,异基)做了左丞相。但左丞相审食其不管应该做的事情,而只是监督宫中事务,就象郎中令一样。审食其原先做过太后的舍人,曾随太后落入项羽军中,所以很得宠信。常常决断大事,朝廷大臣处理政务都要通过他来决定。吕后又追尊郦侯吕台的父亲吕泽为悼武王,想由此开头来封诸吕为王。
四月,太后准备封诸吕为侯,就先封高祖的功臣郎中令冯无择为博城侯。鲁元公主去世,赐给她谥号为鲁元太后,封她的儿子张偃为鲁王。鲁王的父亲就是宣平侯张敖。封齐悼惠王刘肥的儿子刘章为朱虚侯。把吕禄的女儿嫁给他做妻子。封齐国的丞相齐寿为平定侯。封少府阳成延为梧侯。接着就封吕种为沛侯,吕平为扶柳侯,张买为南宫侯。
太后又想封诸吕为王,先封惠帝后宫妃子所生的儿子刘强为淮阳王,刘不疑为常山王,刘山为襄阳侯,刘朝为轵(zhǐ,只)侯,刘武为壶关侯。太后暗示大臣们,大臣们就请求封郦侯吕台为吕王,太后同意了。建成侯吕释之去世,继承侯位的儿子因为有罪而被废除,就封他的弟弟吕禄为胡陵侯,做为继承建成侯的后代。二年(前186),常山王刘不疑去世,封他的弟弟襄阳侯刘山为常山王,改名刘义。十一月,吕王吕台去世,谥为肃王,他的儿子吕嘉接替为王。三年(前185),无可记之事。四年(前184),吕后封她的妹妹吕嬃(Xū,须)为临光侯,封吕他为俞侯,吕更始为赘其侯,吕忿为吕城侯,又封了诸侯王的丞相五人为侯。
宣平侯张敖的女儿做孝惠皇后时,没有儿子,假装怀孕,抱来后宫妃子生的孩子说成是自己所生,杀掉他的母亲,立他为太子。惠帝去世,太子立为皇帝。后来皇帝略微懂事时,偶然听说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自己并不是皇后的亲生儿子,就口出怨言,说:“皇后怎么能杀死我的母亲却把我说成是自己的儿子呢?我现在还小,等长大成人后我就造反。”太后听说这件事以后很担心,害怕他将来作乱,就把他囚禁在永巷宫中,声称皇帝得了重病,左右大臣谁也见不到他。太后说:“凡是拥有天下掌握万民命运的人,应该象上天覆盖大地、象大地容载万物一样抚育百姓,皇帝有欢悦爱护之心安抚百姓,百姓就会欢欣喜悦地侍奉皇帝,这样上下欢悦欣喜的感情相通,天下就能太平。如今皇帝病重,经久不愈,以致神志昏乱失常,不能继承帝位供奉宗庙祭祀了,因此不能把天下托付给他,应该找人代替他。”群臣都叩头说:“皇太后为天下百姓谋划,对安定宗庙社稷的思虑极为深远,我们恭敬地叩头听命。”于是废了皇帝的帝位,太后又在暗中杀了他。五月丙辰日,立常山王刘义为皇帝,改名叫刘弘。没有改称元年,是因为太后在行使着皇帝的职权。改封轵侯刘朝为常山王。设置太尉的官职,绛侯周勃当了太尉。五年(前183)八月,淮阳王刘强去世,封他的弟弟壶关侯刘武为淮阳王。六年(前182)十月,太后说吕王吕嘉行为骄横跋扈,废掉了他,封肃王吕台的弟弟吕产为吕王。夏天,大赦天下。封齐掉惠王的儿子刘兴居为东牟侯。
七年(前181)正月,太后召赵王刘友进京。刘友的王后是吕氏的女儿,刘友不喜欢她,而喜欢其他的姬妾,这个吕氏的女儿很嫉妒,恼怒之下离开了家,到吕后面前诽谤刘友,诬告刘友曾经说:“吕氏怎么能封王!太后百年之后,我一定收拾他们。”太后大怒,因此召赵王来京。赵王到京后,太后把他安置在官邸里却不接见,并派护卫队围守着,不给他饭吃。赵王的臣下有偷着给送饭的,就被抓起来问罪。赵王饿极了,就作了一首歌,唱道:
“诸吕朝中掌大权啊,刘氏江山实已危;
以势胁迫诸王侯啊,强行嫁女为我妃。
我妃嫉妒其无比啊,竟然谗言诬我罪;
谗女害人又乱国啊,不料皇上也蒙昧。
并非是我无忠臣啊,如今失国为哪般?
途中自尽弃荒野啊,曲直是非天能辨。
可惜悔之时已晚啊,宁愿及早入黄泉。
为王却将饥饿死啊,无声无息有谁怜!
吕氏天理已灭绝啊,祈望苍天报仇冤。”
丁丑日,赵王被囚禁饿死,按照平民的葬礼,把他埋在长安百姓坟墓的旁边。
己丑日,发生日食,白昼变得跟黑夜一样。太后非常嫌恶,心中闷闷不乐,对左右的人说:“这是因为我啊。”
二月,改封梁王刘恢为赵王。吕王吕产被改封为梁王,但梁王没有去封国,留在朝廷担任皇帝的太傅。封皇帝之子平昌侯刘太为吕王。把梁国改为吕国。原来的吕国改名为济川国。太后的妹妹吕嬃有个女儿嫁给营陵侯刘泽为妻,刘泽当时担任大将军。太后封诸吕为王,怕自己死后刘泽作乱,于是就封刘泽为琅邪王,想借此来稳住他的心。
梁王刘恢改封为赵王后,心里不高兴。太后就把吕产的女儿嫁给赵王做王后。王后的随从官员都是吕家的人,专揽大权,暗中监视赵王,赵王不能随意行动。赵王有个宠爱的姬妾,王后派人用毒酒毒死了她。赵王于是作四章,让乐工们歌唱。赵王内心悲痛,六月就自杀了。太后知道这件事后,认为赵王为了女人就连祭祀宗庙的礼仪都不要了,于是废除了他后代的王位继承权。
宣平侯张敖去世,封他的儿子张偃为鲁王,赐给张敖鲁元王的谥号。
秋天,太后派使者去告诉代王刘恒,想要改封他为赵王。代王辞谢了,表示愿意守卫边远的代国。
太傅吕产,丞相陈平等人向太后进言说,武信侯吕禄是上侯,在列侯中排在第一位,请求立他为赵王,太后同意,并追尊吕禄的父亲康侯为赵昭王。九月,燕灵王刘建去世,他有一个姬妾生的儿子,太后派人把他杀了,燕灵王绝了后代,封国被废除。八年(前180)十月,立吕肃王的儿子东平侯吕通为燕王,封吕通的弟弟吕庄为东平侯。
三月中旬,吕后举行了除灾求福的祓(fú,福)祭,回来路过轵道亭时,看到一个东西象是一条黑狗,一下子撞到她的腋下,忽然又不见了。让人占卜,说是赵王刘如意在作祟,从此太后得了腋下疼痛的病。
吕后因为外孙鲁元王张偃年幼,又老早就死了父母,孤单势弱,就封了张敖前妾所生的两个儿子,封张侈为新都侯,张寿为乐昌侯,来辅佐鲁元王张偃。又封中大谒者张释为建陵侯,封吕荣为祝兹侯。宫中宦官担任令和丞的都封为关内侯,食邑五百户。
七月中旬,吕后病重,就任命赵王吕禄为上将军,统领北军;吕王吕产统领南军。吕后告诫吕禄、吕产说:“高帝平定天下后,曾和大臣们立下誓约,说:‘不是刘氏子弟却称王的,天下共同诛讨他。’现在吕家的人被封为王,大臣们心中不平。我如果死了,皇帝年轻,大臣们恐怕要作乱。你们一定要握住兵仅,保卫皇宫,千万不要为我送丧,不要被人所制服。”辛巳日,吕后去世,留下诏书,赐给每个诸侯王黄金千斤。将、相、列侯、郎、吏等都按位次赐给黄金。大赦天下。以吕王吕产为相国,以吕禄的女儿为皇后。
吕后安葬以后,用左丞相审食其做皇帝的太傅。
朱虚侯刘章有气概有勇力,东牟侯刘兴居是他的弟弟,二人都是齐哀王刘襄的弟弟,住在长安。当时,诸吕独揽大权,打算作乱,但他们畏惧高帝的老臣周勃、灌婴等人。未敢妄动。朱虚侯的妻子是吕禄的女儿,因此他私下里了解到诸吕的阴谋。他怕自己被杀,就暗中派人告诉他的哥哥齐王刘襄,想要让他发兵西进,诛杀诸吕自立为帝。朱虚侯自己准备在朝廷里联合大臣们作内应。齐王准备发兵,他的丞相不服从。八月丙午日,齐王准备派人诛杀丞相,丞相召(shào,邵)平于是造反,发动军队想要围攻齐王,齐王因此杀了丞相,接着发兵东进,诈夺了琅邪王刘泽的军队,然后把两支军队一并率领起来向西进发。此事在《齐悼惠王世家》中有记载。
齐王写信给各诸侯王说:“高帝平定天下后,分封子弟为王,悼惠王被封在齐国。悼惠王去世,孝惠帝派留侯张良立我为齐王。孝惠帝逝世,吕后执掌朝权,年事已高,听信诸吕,擅自废掉和改立皇帝,又接连杀了刘如意、刘友、刘恢三个赵王,废除了梁、赵、燕三个刘氏封国,用来封诸吕为王,还把齐国一分为四。虽有忠臣进言劝谏,可是吕后昏乱糊涂听不进去。如今吕后逝世,而皇帝还很年轻,不能治理天下,本应依*大臣、诸侯。可是诸吕却随意自己提高官职,聚兵率卒,增加威势,胁迫列侯、忠臣,假传皇帝之命,向天下发号施令,刘氏宗庙因此濒临危境。我率兵入京就是去杀不该为王的人。”朝廷知道后,相国吕产等人就派颍阴侯灌婴率军迎击齐王。灌婴到了荥阳,和将士们商议说:“诸吕在关中握有兵权,图谋颠覆刘氏,自立为帝。如果我打败齐国回去报告,就是给吕氏增了实力。”于是把军队留驻在荥阳,派使者告知齐王及各国诸侯,要和他们联合起来,等待吕氏发动变乱,再共同诛灭他们。齐王得知灌婴的打算以后,就带兵返回齐国的西部边界,等待按照约定行事。
吕禄、吕产想要在关中发动叛乱,但在朝廷他们害怕绛侯、朱虚侯等人,在外面他们害怕齐、楚二国的军队,又担心灌婴背叛他们,所以想等到灌婴的军队与齐王交战后再起事,所以犹豫不决。当时,名义上是少帝弟弟的济川王刘太、淮阳王刘武、常山王刘朝,以及吕后的外孙鲁元王张偃,都因年纪太小未去封国,住在长安。赵王吕禄、梁王吕产各自带兵分居南北二军,他们都是吕家的人,列侯群臣都感到不能自保性命。
太尉绛侯周勃不能进入军营主持军务。曲周侯郦商年老有病,他儿子郦寄和吕禄要好。绛侯就跟丞相陈平商议,派人挟持郦商,让他儿子郦寄前去骗吕禄,说:“高帝和吕后共同平定天下,刘氏被立为王的九人,吕氏被立为王的三人,都是大臣们商议过的,此事已通告诸侯,诸侯都认为这样合适。现在太后逝世,皇帝年轻,而您佩带着赵王的印,不赶快回去守卫封国,却担任上将军,率军留驻此地,让大臣诸侯们产生怀疑。您为什么不把将印归还给朝廷,把兵权交还给太尉呢?也请梁王归还相国印,和大臣们订立盟约,返回封国,这样齐国必然罢兵,大臣也能心里踏实,您也可以在千里封国高忱无忧地做您的王了,这是有利于子孙万代的好事呀。”吕禄果然相信了他的建议,准备交出将军印,把军队归还给太尉。派人把这事告知吕产和吕家的老人们,这些人有的认为可行,有的认为不行,意见不一,迟疑未决。吕禄信任郦寄,常和他一起出外游玩射猎。一次经过他姑姑吕嬃的府第,吕嬃大发雷霆,说:“你做为将军却放弃军队,我们吕家如今就要没有容身之地了。”接着把所有的珠玉宝器都抛撒到庭堂下面,说:“再也不替别人保存这些玩艺儿了。”
左丞相审食其被免职。
八月庚申日早晨,代理御史大夫职务的平阳侯曹窋(zhú,竹),会见相国吕产商议事情。郎中令贾寿从齐国出使回来,趁机责备吕产说:“大王早不到封国去,现在即使想走,还走得成吗?”接着就把灌婴与齐楚联合,准备诛灭诸吕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吕产,催促吕产赶快进宫。平阳侯曹窋大体听到了这些话,立即跑去告诉丞相陈平和太尉周勃。太尉想进入守卫吕后所居长乐宫的北军,因为长乐宫原为吕后所居,是诸吕的活动中心,而且北军力量较强,所以没能进去。襄平侯纪通主管符节,太尉就让纪通拿着符节,假传皇帝诏令,要让太尉进入北军。太尉又派郦寄和典客刘揭先去劝说吕禄:“皇帝命太尉主管北军,让您回封国去,还是赶快交出将军印,及早离开,不然,大祸将要临头了。”吕禄认为郦寄不会欺骗他,就解下将军印交给典客,把兵权交给太尉。太尉拿着将印进入军门,向军中发令:“拥护吕氏的袒露右臂,拥护刘氏的袒露左臂。”军中将士都袒露左臂拥护刘氏。太尉还没到北军时,吕禄已经交出将军印离开了军营,太尉于是统率了北军。
然而南军还在吕氏手里。平阳侯曹窋听到吕产的阴谋,告诉了丞相陈平以后,陈平就召来朱虚侯刘章,让他协助太尉。太尉派朱虚侯监守军门,命令曹窋通知未央宫卫尉:“不准放相国吕产进入殿门。”吕产不知道吕禄已离开北军,就进入未央宫,准备作乱,但进不了殿门,在那里走来走去,徘徊不定。平阳侯担心不能取胜,就驱马跑去告诉太尉。太尉也担心不能战胜诸吕,没敢明言杀掉吕产,就派朱虚侯进宫,对他说:“赶快进宫保卫皇帝。”朱虚侯要求派兵,太尉给他一千多人。朱虚侯进入未央宫,就看见吕产已在宫中。到吃晚饭的时分,朱虚侯向吕产发起攻击,吕产逃走。这时狂风大作,吕产的随从官员一片混乱,无人再敢抵抗。朱虚侯率兵追赶吕产,追到郎中令官府的厕所中把他杀掉了。
朱虚侯刘章杀掉吕产后,皇帝派谒者手持符节前来慰劳。朱虚侯想夺过符节,谒者不肯。刘章就跟谒者同乘一辆车,凭借谒者手中的符节在宫中驱马奔跑,斩了长乐宫的卫尉吕更始。然后跑回北军向太尉报告。太尉起身向朱虚侯拜贺说:“我们所担心的就是这个吕产,因为他身为相国,又掌握着南军,现在已经把他杀了,刘氏天下就安定了。”随即派人分头把吕氏的男男女女全部抓来,不分老少,一律斩杀。辛酉日,将吕禄抓获斩首,用鞭杖竹板打死吕嬃。又派人杀了燕王吕通,并废掉了鲁王张偃。壬戌日,恢复了皇帝太傅审食其左丞相的职务。戊辰日,改封济川王刘太为梁王,立赵幽王的儿子刘遂为赵王。派朱虚侯把诛杀诸吕的事情通知齐王,让他收兵。灌婴也从荥阳收兵回京。
朝廷的大臣们聚在一起秘密商量,说:“少帝以及吕(梁)王刘太、淮阳王刘武、常山王刘朝,都不是孝惠皇帝真正的儿子。吕后用欺诈的手段,把别人的儿子抱来谎称是惠帝的儿子,杀掉他们的生母,养在后宫,让孝惠皇帝把他们认做自己的儿子,立为继承人,或者封为诸侯王,来加强吕氏的势力。如今已经把诸吕全部消灭了,却还留着吕氏所立的人,那么等到他们长大后掌了权,我们这班人就要被灭族了。不如现在挑选一位最贤明的诸侯王,立他为皇帝。”有人说:“齐悼惠王刘肥是高帝的长子,现在他的嫡子为齐王,从根儿上说,是高帝的嫡长孙,可以立为皇帝。”但大臣们都说:“吕氏就凭着他们是外戚而专权作恶,几乎毁了刘氏天下,害了功臣贤良。现在齐王外祖母家姓驷,驷钧是个恶人,如果立齐王为皇帝,那就又成了吕氏的天下。”大家考虑立淮南王刘长,又觉得他太年轻,外祖母家也很凶恶。最后大家说:“代王刘恒是现今高帝儿子中最大的了,为人仁孝宽厚。太后薄夫人娘家谨慎善良。再说,拥立最大的儿子本来就名正言顺,而且代王又以仁爱孝顺闻名天下,立他为帝合适。”于是就一起暗中派使者去召代王进京。代王派人推辞。使者再次前来,代王才带着随从人员乘坐六辆驿车进京。闰九月月末己酉日到达长安,住在代王的官邸。大臣们都前去拜见,把天子的玉玺奉上,一起尊立代王为天子。代王一再推辞,群臣坚决请求,最后才答应了。
车牟侯刘兴居说:“诛灭吕氏我没有功劳,请让我去清理皇宫。”就和太仆汝阴侯滕公夏侯婴一起入宫,到少帝面前说:“你不是刘氏的后代,不应立为皇帝。”接着回过头来挥手让少帝左右的卫士放下兵器离去。有几个人不肯,宦者令张泽说明情况,他们也把兵器放下了。滕公于是叫来车子,载着少帝出了皇宫。少帝问:“你们要带我到哪儿去?”滕公说:“出去找个地方住。”就让他住在少府。然后侍侯着天子乘坐的法驾,到代王官邸迎接代王,向他报告:“宫室已经仔细清理完毕。”代王当天晚上进入未央宫。有十名谒者持戟守卫端门,喝问:“天子还在,你是什么人要进去?”代王叫过太尉,让太尉去向他们说明,这十个谒者就都放下兵器离去了。代王于是进入内廷执掌朝政。当天夜里,主管部门的官员分头到梁王、淮阳王、常山王和少帝的住处把他们杀死。
代王被立为天子,在位二十三年去世,谥号是孝文皇帝。

太史公说:孝惠皇帝和吕后在位的时候,百姓得以脱离战国时期的苦难,君臣都想通过无为而治来休养生息,所以惠帝垂衣拱手,安闲无为,吕后以女主身份代行皇帝职权,施政不出门户,天下却也安然无事。刑罪很少使用,犯罪的人也很少。百姓专心从事农耕,衣食富足起来了。


吕太后者,高祖微时妃也(1),生孝惠帝、女鲁元太后。及高祖为汉王,得定陶戚姬,爱幸,生赵隐王如意。孝惠为人仁弱,高祖以为不类我(2),常欲废太子,立戚姬子如意,如意类我。戚姬幸,常从上之关东,日夜啼泣,欲立其子代太子。吕后年长,常留守,希见上(3),益疏。如意立为赵王后,几代太子者数矣(4),赖大臣争之(5),及留侯策(6),太子得毋废。

(1)微时:贫*的时候。妃:配偶。(2)类:像。(3)希:同“稀”,少。(4)儿(jī,机):几乎,差点儿。(5)赖:*,依*。争:同“诤”,谏诤,规劝。(6)留侯策:张良的计策。吕后命其兄吕泽强要张良出谋划策保住太子,张良说:有四位老者,高祖招而不能致,若令太子卑辞安车以请,宜来。后来四位老者果真帮助太子保住了太子的地位。详见《留侯世家》。

吕后为人刚毅,佐高祖定天下,所诛大臣多吕后力(1)。吕后兄二人,皆为将。长兄周吕侯死事(2),封其子吕台为郦侯,子产为交侯;次兄吕释之为建成侯。

(1)所诛大臣:指韩信、黥布、彭越等被杀。事见《淮阴侯列传》、《黥布列传》、《彭越列传》。(2)死事:死于战争。

高祖十二年四月甲辰,崩长乐宫(1),太子袭号为帝。是时高祖八子:长男肥,孝惠兄也,异母,肥为齐王;余皆孝惠弟,戚姬子如意为赵王,薄夫人子恒为代王,诸姬子子恢为梁王,子友为淮阳王,子长为淮南王,子建为燕王。高祖弟交为楚王,兄子濞为吴王。非刘氏功臣番君吴芮子臣为长沙王。

(1)崩:古代帝王或王后死叫崩。

吕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赵王,乃令永巷囚戚夫人(1),而召赵王。使者三反(2),赵相建平侯周昌谓使者曰:“高帝属臣赵王(3),赵王年少。窃闻太后怨戚夫人,欲召赵王并诛之(4),臣不敢遣王。王且亦病,不能奉诏。”吕后大怒,乃使人召赵相。赵相征至长安(5),乃使人复召赵王。王来,未到。孝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赵王霸上,与入宫,自挟与赵王起居饮食(6)。太后欲杀之,不得间(7)。孝惠元年十二月,帝晨出射。赵王少,不能蚤起。太后闻其独居,使人持鸩饮之(8)。犁明(9),孝惠还,赵王已死。于是乃徒淮阳王友为赵王。夏,诏赐郦侯父追谥为令武侯。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10),饮瘖药(11),使居厕中(12),命曰“人彘”(13)。居数日,乃召孝惠帝观人彘。孝惠见,问,乃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岁余不能起。使人请太后曰(14):“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孝惠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故有病也。

(1)永巷:即永巷令。陈直《新征》:“永巷为永巷令之省文。《汉书-百官公卿表》詹事属官,有永巷令长丞。”《会注考证》引中井积德云:“永巷本后宫女使所居,群室排列如街巷而长连,故名永巷。亦有狱,以治后宫有罪者,以其在永巷也,故亦称永巷耳。”(2)反:同“返”。(3)属臣赵王:把赵王托付给我。属(zhǔ,嘱),托付,交给。(4)并:一并,一起。(5)征:召,特指君召臣。(6)自挟:亲自携同。(7)间:空隙,机会。(8)鸩(zhèn,振);毒酒。据传有一种叫作鸩的毒鸟,以其羽毛浸过的酒,人喝了立即会死。(9)犁:通“黎”,等到。王念孙《读书杂志》:“帝晨出射,则天将明矣。及既射而还,则在日出之后,不得言‘犁明孝惠还’也。‘犁明,孝惠还’,当作‘犁孝惠还’,‘明’字衍。言比及孝惠还,而赵王已死也。《汉书》作‘迟帝还’与‘犁孝惠还’同义。”(10)煇:通“熏”,用火烧灼。(11)饮(yìn,印):灌。瘖(yīn,阴)药:使人变哑的药。瘖,哑。(12)厕:猪圈。(13)彘(zhì,至):猪。(14)请:告诉。

二年,楚元王、齐悼惠王皆来朝。十月,孝惠与齐王燕饮太后前(1),孝惠以为齐王兄,置上坐,如家人之礼(2)。太后怒,乃令酌两卮鸩(3),置前,令齐王起为寿(4)。齐王起,孝惠亦起,取卮欲俱为寿。太后乃恐,自起泛孝惠卮(5)。齐王怪之,因不敢饮,详醉去(6)。问,知其鸩,齐王恐,自以为不得脱长安,忧。齐内史士说王曰:“太后独有孝惠与鲁元公主。今王有七十余城,而公主乃食数城(7)。王诚以一郡上太后,为公主汤沐邑(8),太后必喜,王必无忧。”于是齐王乃上城阳之郡,尊公主为王太后(9)。吕后喜,许之。乃置酒齐邸(10),乐饮,罢,归齐王。三年,方筑长安城,四年就半,五年六年城就。请侯来会。十月朝贺。

(1)燕饮:安闲快乐,不讲礼仪的宴饮。燕:安。(2)如:按照。(3)卮(zhī,支):酒器。(4)为寿:献酒祝寿。(5)泛(fěng,讽):翻,覆。(6)详:通“佯”,假装。(7)食:受、享,指享食封地的赋税物产。(8)汤沐邑:古代诸侯入京朝见天子,天子赐给他一小块领地,以供其斋戒沐浴的费用,称汤沐邑。后世用以指皇室收取赋税的私邑。(9)尊公主为王太后:齐王与鲁元公主为异母兄妹,不得以母礼事之,今尊公主为王太后,是为了取悦于吕后。(10)齐邸:齐王在京的官邸。按汉法,诸侯王可在京筑府舍,以供入朝时使用。

七年秋八月戊寅,孝惠帝崩。发丧,太后哭,泣不下(1)。留侯子张辟强为侍中,年十五,谓丞相曰(2):“太后独有孝惠,今崩,哭不悲,君知其解乎(3)?”丞相曰:“何解?”辟强曰:“帝毋壮子(4)太后畏君等。君今请拜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将兵居南北军(5),及诸吕皆入宫,居中用事(6),如此则太后心安,君等幸得脱祸矣。”丞相乃如辟强计(7)。太后说(8),其哭乃哀。吕氏权由此起。乃大赦天下。九月辛丑,葬。太子即位为帝,谒高庙(9)。元年,号令一出太后(10)。

(1)泣:眼泪。(2)丞相:据《汉书-陈平传》,这里指左丞相陈平。(3)解:解释,这里指启发、原因。(4)毋:同“无”。(5)南北军:西汉高祖时所建,用来保卫两宫的卫队。长乐宫在东,为北军;未央宫在西,为南军。(参用《会注考正》引俞正燮说)(6)用事:执政,当权。(7)如:顺从,依照。(8)说:同“悦”。(9)谒:禀告,这里指举行典礼,禀告即位登基。(10)一:一概,完全。

太后称制(1),议欲立诸吕为王,问右丞相王陵。王陵曰:“高帝刑白马盟曰‘非刘氏而王(2),天下共击之’。今王吕氏(3),非约也。”太后不说。问左丞相陈平、绛侯周勃。勃等对曰:“高帝定天下,王子弟,今太后称制,王昆弟诸吕(4),无所不可。”太后喜,罢朝。王陵让陈平、绛侯曰(5):“始与高帝啑血盟(6),诸君不在邪?今高帝崩,太后女主,欲王吕氏,诸君从欲阿意背约(7),何面目见高帝地下?”陈平、绛侯曰:“于今面折廷争(8),臣不如君;夫全社稷(9),定刘氏之后,君亦不如臣。”王陵无以应之。十一月,太后欲废王陵,乃拜为帝太傅,夺之相权。王陵遂病免归。乃以左丞相平为右丞相,以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左丞相不治事(10),令监宫中,如郎中令。食其故得幸太后(11),常用事,公卿皆因而决事(12)。乃追尊郦侯父为悼武王,欲以王诸吕为渐(13)。

(1)称制:代行天子之权。制:帝王的命令。(2)刑白马盟:杀白马盟誓立约,意思就是歃血而盟。古人会盟,微饮牲血,或含于口中,或涂于口旁,以表示诚意,叫歃血。刑,杀。王:称王,做王。(3)王吕氏:让吕氏做王。(4)昆弟:兄弟。(5)让:责备。(6)啑(shà,霎):同“歃”。(7)从:同“纵”,纵容。阿(ē,阴平俄):迎合。(8)面折:当面指责。折,驳斥,使屈服。廷争:在朝廷上诤谏。争,规劝。(9)社稷:本为土神和谷神,古代帝王都祭祀社稷,立社稷坛,后来社稷就成了国家的代称。(10)不(11)治事:指不管左丞相职内的事。€故:从前。按:审食其(yìjī,异基)原先做过吕后的舍人,曾随吕后落入项羽军中。(12)皆因决事:都通过他来决断政务大事。(13)渐:开端。

四月,太后欲侯诸吕(1),乃先封高祖之功臣郎中令无择为博城侯。鲁元公主薨(2),赐谥为鲁元太后。子偃为鲁王。鲁王父,宣平侯张敖也。封齐悼惠王子章为朱虚侯,以吕禄女妻之。齐丞相寿为平定侯。少府延为梧侯。乃封吕种为沛侯,吕平为扶柳侯,张买为南宫侯。

(1)侯诸吕:封诸吕为侯。(2)薨(hōng,轰):古代王侯死叫薨。

太后欲王吕氏,先立孝惠后宫子强为淮阳王(1),子不疑为常山王,子山为襄城侯,子朝为轵侯,子武为壶关侯。太后风大臣(2),大臣请立郦侯吕台为吕王,太后许之。建成康侯释之卒,嗣子有罪(3),废,立其弟吕禄为胡陵侯,续康侯后(4)。二年,常山王薨,以其弟襄城侯山为常山王,更名义。十一月,吕王台薨,谥为肃王,太子嘉代立为王。三年,无事。四年,封吕嬃为临光侯,吕他为俞侯,吕更始为赘其侯,吕忿为吕城侯,及诸侯丞相五人(5)。

(1)后宫子:指宫中一般妃嫔所生之子。后宫,宫中妃嫔住的地方,这里借指妃嫔。(2)风:通“讽”。用含蓄的话暗示。(3)嗣子:应该继承父位的儿子,一般指嫡长子。(4)续:接续,继承。(5)“及诸侯”句:《会注考证》于“及”下补“侯”字,又引梁玉绳曰:“《侯表》,是年四月丙申封侯者朱通、卫无择、王恬开、徐厉、周信及越六人,非五人也。六人中卫无择是卫尉,周信是河南守,非皆诸侯相也。此误。”

宣平侯女为孝惠皇后时,无子,详为有身,取美人子名之(1),杀其母,立所名子为太子。孝惠崩,太子立为帝。帝壮,或闻其母死,非真皇后子,乃出言曰:“后安能杀吾母而名我?我未壮,壮即为变。”太后闻而患之(2),恐其为乱,乃幽之永巷中(3),言帝病甚,左右莫得见。太后曰:“凡有天下治为万民命者(4),盖之如天,容之如地,上有欢心以安百姓,百姓欣然以事其上,欢欣交通而天下治(5)。今皇帝病久不已,乃失惑惛乱(6),不能继嗣奉宗庙祭祀,不可属天下,其代之(7)。”群臣皆顿首言:“皇太后为天下齐民计所以安宗庙社稷甚深(8),群臣顿首奉诏。”帝废位,太后幽杀之。五月丙辰,立常山王义为帝,更名曰弘。不称元年者,以太后制天下事也。以轵侯朝为常山王。置太尉官,绛侯勃为太尉。五年八月,淮阳王薨,以弟壶关侯武为淮阳王。六年十月,太后曰吕王嘉居处骄恣(9),废之,以肃王台弟吕产为吕王。夏,赦天下。封齐悼惠王子兴居为东牟侯。

(1)美人:西汉时妃嫔的称号之一。名之:意思是说成是自己的儿子。名:命名,称说。(2)患:忧虑,担心。(3)幽:幽禁,囚禁。(4)有:取得,据有。治:指治具,治国的权力措施。又:此句《汉书-高后记》作“凡有天下治万民者”。(5)欢欣:即指上下欢悦欣喜之心。交通:相通。(6)失惑:精神失常。惑,迷惑之疾。惽乱:神志不清。(7)其:表示祈使,这里可译为应当。(8)齐民:平民。齐:齐等,平等。(9)居处:生活,这里指平素行为。骄恣:骄横放纵。

七年正月,太后召赵王友。友以诸吕女为后,弗爱,爱他姬,诸吕女妒,怒去,谗之于太后,诬以罪过,曰“吕氏安得王!太后百岁后,吾必击之”。太后怒,以故召赵王。赵王至,置邸不见,令卫围守之,弗与食。其群臣或窃馈(1),辄捕论之(2)。赵王饿,乃歌曰:“诸吕用事兮刘氏危,迫胁王侯兮强受我妃。我妃既妒兮诬我以恶,谗女乱国兮上曾不寤(3)。我无忠臣兮何故弃国?自决中野兮苍天举直(4)!于嗟不可悔兮宁蚤自财(5)。为王而饿死兮谁者怜之!吕氏绝理兮讬天报仇(6)。”丁丑,赵王幽死,以民礼葬之长安民冢次(7)。

(1)馈:送人食物。(2)论:论罪,这里指处死。(3)谗女:指赵王后吕氏女。乱国:指败坏赵国。曾:竟然。(4)自决:自杀。中野:即野中,野地里。举直:意思是主持公道。(5)于嗟:叹词。自财:自杀。财,通“裁”。(6)绝理:灭绝天理。(7)次:旁。

己丑,日食,昼晦(1)。太后恶之,心不乐,乃谓左右曰:“此为我也。”

(1)晦:昏暗,天黑。

二月,徙梁王恢为赵王。吕王产徙为梁王,梁王不之国,为帝太傅。立皇子平昌侯太为吕王。更名梁曰吕,吕曰济川。太后女弟吕嬃有女为营陵侯刘泽妻,泽为大将军。太后王诸吕,恐即崩后刘将军为害,乃以刘泽为琅邪王,以慰其心。
梁王恢之徙王赵,心怀不乐。太后以吕产女为赵王后。王后从官皆诸吕,擅权,微伺赵王(1),赵王不得自恣。王有所爱姬,王后使人鸩杀之。王乃为歌诗四章,令乐人歌之。王悲,六月即自杀。太后闻之,以为王用妇人弃宗庙礼(2),废其嗣(3)。

(1)微伺:暗中监视。(2)用:因为。弃宗庙礼:抛弃了宗庙祭祀的礼仪,指自杀这件事。(3)废其嗣:废除其后代的王位继承权。

宣平侯张敖卒,以子偃为鲁王,敖赐谥为鲁元王。
秋,太后使使告代王,欲徙王赵。代王谢,愿守代边。
太傅产、丞相平等言,武信侯吕禄上侯(1),位次第一(2),请立为赵王。太后许之,追尊禄父康侯为赵昭王。九月,燕灵王建薨,有美人子,太后使人杀之,无后,国除(3)。八年十月,立吕肃王子东平侯吕通为燕王,封通弟吕庄为东平侯。

(1)上侯:最尊贵的侯爵。(2)位次第一:《会注考证》引梁玉绳曰:“高祖定侯位,萧何第一,曹参第二……《大事记》谓‘吕后二年定位时,萧曹皆死,必递迁第三之张敖为第一;敖既死,遂以禄补其处’,或当然耳,盖陈平阿意顺之。”(3)国除:封国被取消。

三月中,吕后祓(1),还过轵道(2),见物如苍犬,据高后掖(3),忽弗复见。卜之,云赵王如意为祟(4)。高后遂病掖伤。

(1)祓(fú,福):祈求免除灾祸的祭祀。(2)轵道:古亭名,在今陕西省西安市东北。(3)据:这里是冲撞的意思。掖:同“腋”。(4)为祟:作祟。崇,古人迷信,称鬼神作怪害人为祟。

高后为外孙鲁元王偃年少,蚤失父母,孤弱,乃封张敖前姬两子,侈为新都侯,寿为乐昌侯,以辅鲁元王偃。及封中大谒者张释为建陵侯,吕荣为祝兹侯。诸中宦者令丞皆为关内侯,食邑五百户(1)。

(1)食邑:天子封给诸侯的封地,用来收取赋税以供衣食之用。

七月中,高后病甚,乃令赵王吕禄为上将军,军北军(1);吕王产居南军。吕太后诫产、禄曰:“高帝已定天下,与大臣约,曰‘非刘氏王者,天下共击之’。今吕氏王,大臣弗平。我即崩,帝年少,大臣恐为变。必据兵卫官,慎毋送丧(2),毋为人所制。”辛巳,高后崩,遗诏赐诸侯王各千金(3),将相列侯郎吏皆以秩赐金(4)。大赦天下。以吕王产为相国,以吕禄女为帝后(5)。

(1)军北军:统领北军。军,居,统领。慎:千万,一定。(3)诸侯王:《集解》引蔡邕曰:“皇子封为王者,其实古诸侯也。加号称王,故谓之诸侯王。王子弟封为侯者,谓之诸侯。”(4)秩:等级,次序。(5)“以吕王产为相国”二句:《会注考证》引梁玉绳曰:“产为相国,当在七年七月。”又“禄女为后,当在四年少帝弘即位之时”。此处记于吕后死后,恐误。

高后已葬,以左丞相审食其为帝太傅。

朱虚侯刘章有气力(1),东牟侯兴居其弟也,皆齐哀王弟,居长安。当是时,诸吕用事擅权,欲为乱,畏高帝故大臣绛、灌等,未敢发。朱虚侯妇,吕禄女,阴知其谋。恐见诛(2),乃阴令人告其兄齐王,欲令发兵西,诛诸吕而立,朱虚侯欲从中与大臣为应(3)。齐王欲发兵,其相弗听。八月丙午,齐王欲使人诛相,相召平乃反,举兵欲围王,王因杀其相,遂发兵东,诈夺琅邪王兵,并将之而西(4)。语在《齐王》语中(5)。

(1)有气力:有气概,有勇力。(2)见诛:被杀。(3)为应:接应,做内应。(4)并:一并。(5)《齐王》语:指《齐悼王世家》。《史记》记事凡用“互见法”时,常用“语在××语中”或“语在××事中”提示。“××事”或“××语”,即指该人的“本纪”、“世家”或“列传”。

齐王乃遗诸侯王书曰:“高帝平定天下,王诸子弟,悼惠王王齐。悼惠王薨,孝惠帝使留侯良立臣为齐王。孝惠崩,高后用事,春秋高(1),听诸吕,擅废帝更立,又比杀三赵王(2),灭梁、赵、燕以王诸吕(3),分齐为四(4)。忠臣进谏,上惑乱弗听(5)。今高后崩,而帝春秋富(6),未能治天下,固恃大臣诸侯。而诸吕又擅自尊官,聚兵严威(7),劫列侯忠臣,矫制以令天下(8),宗庙所以危。寡人率兵入诛不当王者。”汉闻之(9),相国吕产等乃遣颍阴侯灌婴将兵击之。灌婴至荥阳,乃谋曰:“诸吕权兵关中(10),欲危刘氏而自立。今我破齐还报,此益吕氏之资也。”乃留屯荥阳,使使谕齐王及诸侯,与连和,以待吕氏变,共诛之。齐王闻之,乃还兵西界待约。

(1)春秋高:指年纪大了。(2)比:接连,连续。三赵王:指刘如意、刘友、刘恢。(3)吕后徙梁王刘恢为赵王,后杀之,封吕产为梁王;连杀三赵王后,封吕禄为赵王;杀燕王刘建之子而除其国,封吕通为燕王。刘氏三封国被吕氏所取代。(4)分齐为四:指在齐地,另建吕、琅邪、城阳三国,把原来的齐国一分为四。(5)惑乱:昏乱,糊涂。(6)春秋富:意思是指年纪小。(7)严:重,加重,加强。威:指威势。(8)矫制:假托帝命。矫,假传(命令)。(9)汉:这里指朝廷。(10)权兵:意思是掌握军权。

吕禄、吕产欲发乱关中,内惮绛侯、朱虚等,外畏齐、楚兵,又恐灌婴畔之(1),欲待灌婴兵与齐合而发(2),犹豫未决。当是时,济川王太、淮阳王武、常山王朝名为少帝弟,及鲁元王吕后外孙,皆年少未之国,居长安。赵王禄、梁王产各将兵居南北军,皆吕氏之人。列侯群臣莫自坚其命(3)。

(1)畔:通“叛”。(2)合:交战。自坚:意思是自保。

太尉绛侯勃不得入军中主兵。曲周侯郦商老病,其子寄与吕禄善。绛侯乃与丞相陈平谋,使人劫郦商,令其子寄往绐说吕禄曰(1):“高帝与吕后共定天下,刘氏所立九王,吕氏所立三王,皆大臣之议,事已布告诸侯,诸侯皆以为宜。今太后崩,帝少,而足下佩赵王印,不急之国守藩(2),乃为上将,将兵留此,为大臣诸侯所疑。足下何不归将印,以兵属太尉?请梁王归相国印,与大臣盟而之国,齐兵必罢,大臣得安,足下高枕而王千里,此万世之利也。”吕禄信然其计(3),欲归将印,以兵属太尉。使人报吕产及诸吕老人,或以为便(4),或曰不便,计犹豫未有所决。吕禄信郦寄,时与出游猎(5)。过其姑吕嬃(6),嬃大怒,曰:“若为将而弃军,吕氏今无处矣(7)。”乃悉出珠玉宝器散堂下,曰:“毋为他人守也。”

(1)给:欺骗。(2)藩:籓篱,指诸侯王的封国。(3)信然:相信。“然”,以为对,同意,相信。(4)或:有人,有的。便:合适。(5)时:时时,经常。(6)过:过访,拜访。(7)无处:指无容身之处。

左丞相食其免。
八月庚申旦(1),平阳侯窋行御史大夫事,见相国产计事。郎中令贾寿使从齐来,因数产曰:“王不蚤之国,今虽欲行,尚可得邪?”具以灌婴与齐楚合从(2)。欲诛诸吕告产,乃趣产急入宫(3)。平阳侯颇闻其语(4),乃驰告丞相、太尉。太尉欲入北军,不得入。襄平侯通尚符节(5),乃令持节矫内太尉北军(6)。太尉复令郦寄与典客刘揭先说吕禄曰:“帝使太尉守北军(7),欲足下之国,急归将印辞去,不然,祸且起。”吕禄以为郦兄不欺己(8),遂解印属典客,而以兵授太尉。太尉将之入军门(9),行令军中曰:“为吕氏右袒(10),为刘氏左袒。”军中皆左袒为刘氏。太尉行至(11),将军吕禄亦己解上将印去,太尉遂将北军。

(1)八月庚申:上文已有“八月丙午”(八月二十六日),八月不可能再有庚申日,此处当作“九月庚申”(九月十日)。《会注考证》引《通鉴考异》云:“此当作九月”,引张文虎曰:“庚申,九月十日也。”。(2)合从:这里指联合。从,同“纵”。(3)趣:同“促”,催促。(4)颇:很,这里有大体上,基本上的意思。(5)尚:掌,主持,掌握。符节:古代朝廷用作信物的凭证。符,用竹、木或金属制成,上书文字,剖分为二,各执一半,使用时二者相合为验。节,以竹制成,用以证明身分。(6)内(nà,那):同“纳”,接纳,使进入。(7)守:掌管。(8)兄(kuàng,况):郦寄的字。(9)将:持。(10)为:助,这里是拥护的意思。袒:裸露。此处指露臂。(11)行至:指还没到的时候。行,将。

然尚有南军。平阳侯闻之(1),以吕产谋告丞相平,丞相平乃召朱虚侯佐太尉。太尉令朱虚侯监军门。令平阳侯告卫尉:“毋入相国产殿门(2)。”吕产不知吕禄已去北军,乃入未央宫,欲为乱,殿门弗得入,裴回往来(3)。平阳侯恐弗胜,驰语太尉。太尉尚恐不胜诸吕,未敢讼言诛之(4),乃遣朱虚侯谓曰:“急入宫卫帝。”朱虚侯请卒(5),太尉予卒千余人。入未央宫门,遂见产廷中。日餔时(6),遂击产。产走。天风大起,以故其从官乱(7),莫敢斗。逐产,杀之郎中府史厕中。

(1)梁玉绳《史记志疑》以为“平阳侯闻之”二句“与上下文不接,且前已言平阳侯驰告丞相、太尉矣,其为重出无疑。”当删。(2)入:使入,让……进入。(3)裴回:同“徘徊”。(4)讼:公开。(5)请卒:请求给予兵卒。(6)日餔(bu,阴平不):傍晚。《说文》:“餔:申时食也。”意思是吃下午饭。(“申时”,等于现在下午三时至五时。)。(7)以故:因此。

朱虚侯已杀产,帝命谒者持节劳朱虚侯(1)。朱虚侯欲夺节信,谒者不肯,朱虚侯则从与载,因节信驰走(2),斩长乐卫尉吕更始。还,驰入北军,报太尉。太尉起,拜贺朱虚侯曰:“所患独吕产,今已诛,天下定矣。”遂遣人分部悉捕诸吕男女(3),无少长皆斩之。辛酉,捕斩吕禄,而笞杀吕嬃(4)。使人诛燕王吕通,而废鲁王偃。壬戌,以帝太傅食其复为左丞相。戊辰,徙济川王王梁,立赵幽王子遂为赵王。遣朱虚侯章以诛诸吕氏事告齐王,令罢兵。灌婴兵亦罢荥阳而归。

(1)劳:慰劳。(2)因:凭。(3)分部:分班。(4)笞:古代用鞭子竹板拷打的一种刑罚。

诸大臣相与阴谋曰(1):“少帝及梁、淮阳、常山王,皆非真孝惠子也。吕后以计诈名他人子,杀其母,养后宫,令孝惠之子(2),立以为后,及诸王,以强吕氏。今皆已夷灭诸吕,而置所立,即长用事,吾属无类矣(3)。不如视诸王最贤者立之。”或言“齐悼惠王高帝长子,今其适子为齐王(4),推本言之,高帝适长孙,可立也。”大臣皆曰:“吕氏以外家恶而几危宗庙(5),乱功臣。今齐王母家驷(钧)驷钧,恶人也,即立齐王,则复为吕氏。”欲立淮南王,以为少,母家又恶。乃曰:“代王方今高帝见子(6),最长,仁孝宽厚。太后家薄氏谨良。且立长故顺,以仁孝闻于天下,便。”乃相与共阴使人召代王。代王使人辞谢。再反(7),然后乘六乘传(8)。后九月晦日己酉(9),至长安,舍代邸。大臣皆往谒,奉天子玺上代王,共尊为天子。代王数让,群臣固请,然后听。

(1)阴谋:秘密策划。(2)子之:以之为子。按:上文已说“孝惠后宫子”,又说“孝惠皇后无子,取美人子名之”,那么梁王、淮阳王、常山王都是孝惠之子,只不过不是张皇后之子。诸大臣所以这样说,是为了诛绝吕氏而制造的借口。(参用梁玉绳说)(3)吾属:我们这班人。无类:绝种。指被杀光。(4)适:同“嫡”。(5)外家:即外戚。(6)见子:现存的儿子。见,同“现”。(7)反:同“返”。(8)六乘传:六辆驿车。乘,古时一车四马为一乘。传,驿车。(9)后九月:闰九月。晦日:月末那天。

东牟侯兴居曰:“诛吕氏吾无功,请得除宫(1)。”乃与太仆汝阴侯滕公入宫,前谓少帝曰:“足下非刘氏,不当立。”乃顾麾左右执戟者掊兵罢去(2)。有数人不肯去兵,宦者令张泽谕告,亦去兵。滕公乃召乘舆车载少帝出(3)。少帝曰:“欲将我安之乎(4)?”滕公曰:“出就舍。”舍少府。乃奉天子法驾(5),迎代王于邸。报曰:“宫谨除。”代王即夕入未央宫(6)。有谒者十人持戟卫端门(7),曰:“天子在也,足下何为者而入?”代王乃谓太尉。太尉往谕,谒者十人皆掊兵而去。代王遂入而听政(8)。夜,有司分部诛灭梁、淮阳、常山王及少帝于邸(9)。

(1)除宫:清理皇宫。这里指搜查清除吕氏残余。(2)顾:回头看。麾:同“挥”,意思是挥手示意。掊(fù,付)兵:放下兵器。掊:仆倒。(3)乘舆车:天子所乘坐的一般车驾。(4)将:带领。安之:到哪儿去。(5)法驾:天子举行典礼时所乘坐的车驾,也叫金根车。(6)即夕:当天晚上。(7)端门:正门。(8)听政:处理政事。(9)有司:主管官吏。古代设官分职,事各有专司,所以叫有司。

代王立为天子。二十三年崩,谥为孝文皇帝。

太史公曰:孝惠皇帝、高后之时,黎民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无为(1),故惠帝垂拱(2),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3)。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4),衣食滋殖(5)。

(1)无为:古代道家学派的一种哲学思想。汉初“黄老之学”直接承继、发展了道家的“无为”思想。汉初统治者崇尚无为而治,为政清简,得以休养生息,奠定了汉世之盛。(2)垂拱:垂衣拱手,形容无所事事,不费力气,这里是颂扬无为而治。(3)晏然:安定的样子。晏,安。(4)稼穑:泛指农业生产。种植叫稼,收获叫穑。(5)滋殖:滋长,增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